伊珞

你好我是伊珞,也可以叫我16(?)

一個在APH坑底的小小沼民,希望藉由Lofter和大家多多交流,喜歡我的文歡迎留言互動,我一定會好好回覆>///<

主CP:米英、法英、葡英葡及英倫家族,事實上無雷什麼都吃!

Lofter新手,將會以繁.體字更新,請多指教!

【米英/國設】極密檔案(下)

「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,你永遠不知道會拿到什麼口味。」伴隨全場此起彼落的驚呼,我的腦海中浮現這句不合時宜,卻又該死貼切的台詞─雖然以我的情況而言,應該改成「人生就像一公事包式樣相似的隨身碟,你不會知道拿到哪一個。」

唯一不同的是,味道怪異的巧克力最多只是難吃,但隨身碟裡衝擊性的照片會毀了一個人。

然後我明白了,法蘭西斯說的封面,真的不是下屬的女兒,而是阿爾弗雷德,某天拉著我看完恐怖片,拉上有熊耳造型的兜帽,瑟縮在床邊的阿爾弗雷德。 

那天還用軟綿綿的音調哀求我不要丟下他一個人……老天那淚汪汪的藍眼睛就像回到17世紀一樣,真是太可愛了!於是我在哄他入睡後忍不住拿起手機,不,只是它正好就在床頭櫃上。 

而那張阿爾弗雷德抱著一團棉被(幾分鐘前是我的背),臉上還有口水痕的相片,現在就出現在大螢幕上。

換句話說,我向全場播放了整整三分鐘的阿爾弗雷德生活紀錄幻燈片,有些來自他的Twitter、Instagram,或是一些兩人生活時的小插曲。

「噗哧,哈哈哈哈哈你看他們兩個!」

愛.爾.蘭大概快摔下椅子了,但我現在沒有心思制止我哥發神經,阿爾弗雷德已經三步併作兩步的衝到台前。 

我想馬上拔掉隨身碟,卻發現它正好端端的躺在桌邊,珍珠白底聖喬治十字紋,檔案早就被存進電腦,以減少中間從隨身碟開啟資料的空檔時間。 

「喂為什麼要輸入密碼?該死的螢幕保護程式,阿爾密碼是多少?」

「在場租收據上,中場休息!不接受反對意見!」他站起身向台下揮舞雙手擋住銀幕,一面尋找投影機開關,事態緊急,我顧不得猛力起身的暈眩,向阿爾弗雷德的座位奔去。

但太晚了,在我終於找到那張沾滿油漬和奶昔的A4白紙,回過頭─

「亞瑟.柯克蘭,親愛的,你願意讓Hero我愛你、保護你一輩子嗎?」螢幕上的阿爾弗雷德身著浴衣,在具有日式風格的旅館房間內,手托著也許是被拿來充當戒指盒的糖果罐,單膝跪地,紅著臉真誠的向茶几上的一個瓷杯……向某個幸運的「亞瑟.柯克蘭」求婚。 

畫面尬然而止,也許阿爾弗雷德找到了主機插頭,或者是,我在剎那間失去了意識。

距離我再次醒來已經是三小時後的事,白底鑲金聯.盟.傑.克旗幟隨身碟,靜靜地躺在我左側的床頭櫃上,那才是真正的會議資料。

看來我在掛斷阿爾弗雷德的電話前,心裡想的除了再確認一遍投影片,還有看些能振奮自己心神的東西,所以竟然帶上了我稱為「極密檔案」的那個隨身碟。

因為還發著高燒,我冷得全身顫抖只得裹緊棉被……等等,棉被?所以我現在人在旅館房間,但我不可能自己走上樓,所以……。

我用棉被蒙住臉,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阿爾弗雷德,特別在我把他私下在日.本的旅館練習求婚的影片(是本田菊給的影像備份)公諸於世之後,順便昭告天下我正在蒐集他的照片,聽起來就像女高中生或是變態。

「亞瑟?你醒了嗎?其實你可以不用出席啊!就說我可以送檔案上來了。」那傢伙掀開我的防護罩,而我雖然渾身冰涼,臉頰卻像一壺剛沖好的熱茶。

「那你一開始就不該在這時候邀請我,我們開會哪次有過結論嗎?沒有。」

我翻過身去面朝下,阿爾弗雷德聽起來心情不太好。也許是我那些照片讓他丟臉(看來他終於知道丟臉這個詞該怎麼拼了)。 

或是我毀了他的求婚,讓他精心準備的時刻變成一個大笑話。

「還有我刪了那些睡衣照片,你應該注意現在的我,不是整天想著小阿爾弗雷德,我、都、獨、立、幾、年了?」他的語氣冰冷,像是沒聽見我的話般,兀自往門口走去。

出事的隨身碟咚一聲落地,和阿爾寬闊的背影一起。 

我彷彿被棉被絞住咽喉,四周的空氣在瞬間凍結。

「......我只是想告訴你我準備好了!證明那個他媽的七月症候群早就不會影響我,前幾年明明都沒什麼事,還不是你們美.國人把全球股市搞爛!」雖然這些話聽起來還是很不討喜,但如果這時候不說些什麼……。

算了,就當作是高燒時的瘋話吧!我不顧一切的向門邊喊道。

「即使你獨立了,我,我還是……。」

「你還是很愛我,所以每天收集我的照片,還跟本田要了他錄下來的求婚影片每天看上好幾次?」阿爾弗雷德回到床邊,硬生生把我轉正架在他身下,挑起一邊眉毛促狹地盯著我。

「不,我,這只是……。」太近了,阿爾的嘴唇,粗重的呼吸,還有危險的藍色眼睛。

「說清楚一點?你知道英雄不會強迫別人,你不想結婚的話,我可以隨時取消時代廣場的預約。」

「可惡,怎麼會不想,你這個該死的大笨蛋!」我想推開他,卻發現他已經開始褪去上衣,這絕對是他的計畫,絕對!

「那你再說一次,你還是怎麼樣?」

 然後阿爾弗雷德濕軟靈活的舌尖和有力的上身,鎖住我的掙扎。

在六月底踏上美.國國土果然不是明智的決定,除了七月症候群是一種難以掌握的生理狀況,還有……。 

伴隨一道白光閃現,嘶啞的呻吟從我口中溢出,我仰頭看向天花板頂端。

希望那真的只是個普通的煙霧警報器。

FIN.

 
评论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