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珞

你好我是伊珞,也可以叫我16(?)

一個在APH坑底的小小沼民,希望藉由Lofter和大家多多交流,喜歡我的文歡迎留言互動,我一定會好好回覆>///<

主CP:米英、法英、葡英葡及英倫家族,事實上無雷什麼都吃!

Lofter新手,將會以繁.體字更新,請多指教!

【米英/國設】極密檔案(下)

「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,你永遠不知道會拿到什麼口味。」伴隨全場此起彼落的驚呼,我的腦海中浮現這句不合時宜,卻又該死貼切的台詞─雖然以我的情況而言,應該改成「人生就像一公事包式樣相似的隨身碟,你不會知道拿到哪一個。」

唯一不同的是,味道怪異的巧克力最多只是難吃,但隨身碟裡衝擊性的照片會毀了一個人。

然後我明白了,法蘭西斯說的封面,真的不是下屬的女兒,而是阿爾弗雷德,某天拉著我看完恐怖片,拉上有熊耳造型的兜帽,瑟縮在床邊的阿爾弗雷德。 

那天還用軟綿綿的音調哀求我不要丟下他一個人……老天那淚汪汪的藍眼睛就像回到17世紀一樣,真是太可愛了!於是我在哄他入睡後忍不住拿起手機,不,只...

【米英/國設】極密檔案(上)

「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,你永遠不知道會拿到什麼口味。」伴隨全場此起彼落的驚呼,我的腦海中浮現這句不合時宜,卻又該死貼切的台詞─雖然以我的情況而言,應該改成「人生就像一公事包式樣相似的隨身碟,你不會知道拿到哪一個。」

唯一不同的是,味道怪異的巧克力也許不會礙事,但隨身碟裡具有衝擊性的照片會毀了你。 

我握著手中的珍珠白底聖.喬.治.十.字紋隨身碟,下午有個會議要開,經過三小時的休息,我告訴自己,不能屈服於七月症候群,即使頭疼欲裂,伴隨陣陣乾嘔的衝動,也得表現的游刃有餘。 

客房分機的鈴聲相當刺耳,我接起電話「你好,這裡是亞瑟‧柯克蘭。」

看來檢查檔案的工作得...

【英倫家/威中心】暖陽

※英.倫家私設注意

※你=威.爾.斯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「又要獨立?那傢伙還不只會每天嚷嚷,喂!倒是你,不打算跟著走嗎?」 

你從勾針上移開視線,看見幼弟亞瑟手中的報紙《薩蒙德呼籲第二次蘇.格.蘭獨立公投》還有茶几上的空酒瓶。

你驚覺不妙,蘇.格.蘭前去處理公務,愛.爾.蘭除非必要很少回家,空蕩蕩的屋子僅剩你們倆。

「亞瑟,別喝了,下午不是有會得開?」

然後你望向小弟迷濛的綠眸,確定一件事:寧靜的午後時光看來沒著落了。 

「哥哥,可是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啊!你難道不想獨立嗎?一次都沒有嗎?...